5号彩票|5号彩票平台_Welcome:一只羊羹

5号彩票|5号彩票平台_Welcome

  身为凤凰一族这一代有且仅有的小帝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苏沐橙都是被娇纵着长大。自然,她年少无知时,祸是没少闯,可只要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苏沐秋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糊弄过去。

  这一次,虽然苏沐橙没有在太岁头上动土,但她却是玄真帝君头上动土——还动了两次——苏沐秋显然不会让她轻易蒙混过关。苏沐橙自知理亏,一句话都不敢争辩,乖乖呆在寝殿中抄上古史册,抄完一本又一本,直抄到她看见“玄真帝君”四个字就头昏眼花,心悸难受,悔不当初。

  九重天中,又分三十三天。其中五云开时、霞光溢彩之处,便是玄真帝君叶修的居所。

  这居所无甚特别,硬要说的话,就是其他有头有脸的上界仙君,他们的宫殿都有个仙风道骨的名字,到了叶修这儿,他不愿费力气去起名字,因而宫殿高处便只有一块空荡荡的牌匾。自然,殿中也没有几位随侍的仙官,除了方锐三天两头过来说些闲话,平日里只有叶修一人在此,冷清得很。

  幸而第五天只有这座居所。按理说,偌大一个地方,被叶修一人独占,似乎不太厚道。但玄真帝君何许人也?是上古时期与混沌同生的神祇,昔日四海未定,魔妖二族猖獗,天族式微,叶修一柄却邪在手,战无...

  自天地混沌初开,乾坤始奠,几十万年过去,六界九洲河清海晏,四海八荒风平浪静,万事万物皆遵循法令,顺应天时。西王母三千年一回的瑶池宴,自然也按照旧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第一件,说是凤凰一族的帝姬要同新上任的东海水君见面。两人门当户对,年岁相仿,双方长辈也有意牵线,便借着瑶池宴的名号,张罗了一番。...

  *鬼灭原作背景,无死亡已交往在同居的甜蜜蜜设定。有几句话蛇柱x恋柱,以及灶门炭治郎x栗花落香奈乎。

  原因很简单,因为今天的蝴蝶忍是独自一人来到蝶屋的——在此之前,富冈义勇通常都会送她到门口。他们会在蝶屋前简单交谈上几句,然后再去做各自的事情。等到夜幕来临,富冈义勇会在门口等待她,为数不多的时候,他也会在蝶屋留宿。总而言之,他们就像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恋人。

  他睁开双眼时,朦胧的视野里,第一个出现的是一只蝴蝶,深色与浅色交映的蝶翼在影影绰绰的光线中翩然而动,最后停留在他的身侧。他盯着蝴蝶看了许久,忽然意识到,这应是蝴蝶忍的羽织。

  窗外传来浅淡的紫藤香味,而廊间的细碎脚步声,以及女孩子们刻意压低声音的絮语,让义勇知晓这是在蝶屋。那么,蝴蝶忍在这儿便是理所当然的。于是他张张嘴,试图从喉咙里挤出她的名字,但传来的只有喑哑的、不成词句的几个声调。而意料之中,蝴蝶忍并没有理睬他。...

  老浅太好了!这个夏天的莲,是心满意足快乐看剧磕CP的莲,感谢CP,让我和浅遇见,度过一个快乐夏天!震好啊!

  虽然想写成年人心狠手辣的恋爱,但最后不可避免变成了甜甜腻腻的春天特供,希望老浅再爱我一次!

  空调温度低。十八度吹一晚上,谁都受不住,更何况楚云秀昨夜喝了酒,此刻脑袋更是疼得厉害。她眯着眼睛在床上赖了好一会儿,这才打着哈欠,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一看,已是日上三竿。喻...

  死应当是平静的、不为人知的,犹如清晨的朝雾,悄无声息消逝在逐渐升起的日照光辉之中。然而对他而言,这样的想法是奢望的:公主在众人面前细数他所有的罪状,而后下令将他打入天牢。于是所有人都知道,在明天,帝国的宰相将会被处死。

  在被侍卫带走之前,宰相抬起低垂的双眸看向公主。她双手交叠,平放在腹部前,面色平静,即使在这样的场景之中,她依旧恪守着皇室礼仪,唯有在眼眸之中藏着闪烁的锋芒与微不可察的轻蔑。士兵粗鲁地将他从地上拖走,那镶着金线的裙摆在眼角的余光中匆匆一现,就再也寻不见了。

  《不要养猫》,一本快乐生活说明书,收录一些生活实用tips,比如不要养猫,不要胡乱穿衣,不要随便买房,不要在沙发睡觉,不要在夏天出门拿快递等等,以及最后给大家的真诚建议:不如养狗。

  本说明书预计九月中旬发售,预计字数3W8↑↓,价格未定。鉴于一些难以言喻的不可抗因素,发个印调。如有意愿,请大家确认自己已满18岁(当然,本...

  有很长一段时间,九宸实在很烦他的师弟,同样是修习太上忘情,偏偏云风却修出了一副多情性子,天上地下,处处留情。天尊从不理这些事,因而有时候他不得不去替云风收拾烂摊子。次数一多,九宸便得出了一个结论:情之一字,果真是麻烦得很。

  云风对此不以为然。他逍遥惯了,对师兄的耳提面命大多是左耳进右耳出,安分不了几天,照样给他师兄添麻烦。也只有他登门托师兄帮忙的时候,扶云殿才会多出几分生气,大多时候,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模样。用云风的话说,这样的地方,也只有九宸这样的人才呆得下去。

  走出电影院时,苏沐橙发现自己居然还记得这件事,像是手指旁边的倒刺,很难让人不去忽视。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去找楚云秀——毕竟这种八卦消息,楚云秀大概知道得比谁都清楚。可刚打开手机,苏沐橙又觉得不合适:这样急匆匆去问,倒显得她非常在意一样。

  说到底,没有一条法律规定分手后还有义务去关心对方的感情生活,更何况除了“前任”这个关系外,他们之间就再无瓜葛。生活工作的烦心事数不胜数,何必...

  元初七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朔风凄凄,寒雪翳翳,经日不停。关东十余郡缺粮的折子还压在案上,便又听闻北地蛮子入了境,当真是内忧外患,一刻都不得安生。

  京城有坊间碎语,说今年是个“荒年”,实在难捱。然而这话传不过三里地,就同呼出的白气一起,消散得一干二净。

  下午六点,藤丸立香通过广播宣布:第一届夏日祭正式开始!呆在空调房里的一众从者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惊醒,自备金苹果,准备奔赴新的特异点。谁知到了灵子转移室,才发现是一场误会。“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夏日祭啦,”穿着蝴蝶图案浴衣的御主挠挠头,“这次绝对不是什么孤岛求生——”

  猫是流浪猫,常年在嘉世俱乐部后门附近晃悠,后来被人带回家,荣升为家养猫。

  带它回家的是个姑娘,二十四五岁的模样,看着挺漂亮——反正符合猫的审美。她大概是个知名人物,出门必带墨镜口罩,脚步匆匆,生怕被人认出来。但唯独看到猫的时候,她会停下脚步多看几眼。再来时,她的手里就拿着一个猫罐头,小心翼翼地朝它走过来。罐头味道好,猫很喜欢,因而不计较她伸手挠自己的耳根这件事。

  姑娘一边挠一边说:“可惜宿舍不能养猫。”她的语气略带惋惜,“你明天还会在这里嘛?”

  年前楚云秀参加了一个直播访谈,中间有个环节是答粉丝问,节目组事先在微博上收集了一些问题,制成小卡片放进箱子里。楚云秀随手一抽,抽到一张粉色的,上面写:“楚队楚队,你和四期里哪个异性关系最好?”八卦之意昭然若揭。

  小卡片被她夹在指间,圆角磨着手指。她歪着头,笑了笑,坦然回答:“那就肖时钦吧。”

  其实最开始她和肖时钦并不相熟,不过是四期群里的点头之交。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她去W市...

  银灰在罗德岛人气颇高,一半是因为他是喀兰贸易的总裁,另一半则是因为他有一张好脸蛋,只要笑一笑,就足够让少女们为他痴为他狂。但崖心和初雪则是例外。身为银灰的胞妹,前者同他相处时间过久,已然免疫;后者原因比较复杂,归根结底四个字:关系不和。

  当然,关系不和这样的说法过于委婉。雪境圣女与喀兰贸易的总裁几乎是前后脚到达罗德岛,但说来奇怪,两个人连面都没见过一次。罗德岛大归大,也不该大到这种地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博士为此疑惑许久,最后还是崖心为他揭开真相。

  深夜,维娜去附近的海港散步,阴差阳错捡到一只大型猫科动物。平日里她不爱管闲事,但今天大抵是晚饭时喝了太多樱桃酒,被海风一吹,脑壳发昏,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莫名其妙将这只菲林带回住处。归途中遇到同样在夜游的摩根,后者上下打量她片刻,问:“你在做什么?”金发姑娘咬碎口中的棒棒糖,漫不经心地回答:“只是捡到一只猫啦。”语气几多敷衍。摩根将信将疑,但不再多嘴——维娜最喜欢她这一点。

  她的住处不大,一个人绰绰有余,加只菲林就略显狭小。维娜把他丢在沙发上,伸手摸他的外套口袋。里面有一个钱包,一

  霜月最后一日,谢拉格下了整整一夜的雪。初雪彻夜未眠,为蔓珠院带来的口信辗转反侧。

  前日,圣殿派来使者,告知希瓦艾什家的长女有幸成为圣女的候选人之一,在此之前,初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朝一日获得如此殊荣。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成为圣女之前,她必须独自一人走过那段漫长的天路;成为圣女之后,她将切断与尘世的联系,孤身居住在神殿之中,将余生都献予神明。

  银灰,她的兄长,并未立刻做出回复。由始至终,希瓦艾什家的掌权者一言不发。不过使者们并不在意他的想法,即便维多利亚的新鲜空气使得摇摇欲坠的希瓦艾什获得了些许喘息的空间,但...

  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梦:她走在希瓦艾什的老宅之中,柔软的斑点尾巴在腰间蜷成一团。她确信自己的脚步很轻,轻到就连月光也不会被惊动。然而在她走进房间的同时,恩希欧迪斯转过头来。“怎么了?”他问道。

  初雪有些无措地看着他,像是将要恶作剧的小孩被抓住了一样。不过希瓦艾什家族的长女绝不会做这些事的。她恭顺又谦和,就连表达不安时也是如此小心翼翼。她有些局促地张开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她有些颓丧地低下头,就连尾巴都无精打采地垂下。这时,恩希欧迪斯朝她招手:“恩雅,过来。”他喊她名字的时候,...

  最开始魏琛觉得叶修挺会打扮的,早些时候打线下赛,他都穿得人模人样,白衬衫黑长裤,手里夹着根烟,往窗边一靠,颇有青春校园偶像剧里男主角的风采,连他这位蓝雨当家小生都自愧不如。但等到若干年后魏琛来到兴欣网吧,才发现这其实是个美丽的误会。

  相见那天,昔日男主角穿着老头衫,外面套着件土黄色的外套,下面搭一条牛仔裤,脚上趿拉一双大拖鞋——...

  午后四时,日光晃晃,气温三十又三。便利店的店员不玩电竞,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漂亮姑娘是联盟女神,荣耀之花,手机还搁在柜台下充电,因而失去了一次微博转发过万的机会。苏沐橙拿着水走出门,看到叶修站在马路对面,打着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苏沐橙仔细打量他几秒钟,觉得叶修这老头衫配棒球帽的衣品实在堪忧。

  叶修大概是昨天熬夜,没睡醒,经过苏沐橙提醒才发现自己拐错两个弯。等到了兴欣网吧门口,他也不急着进去,先把棒球帽往苏沐橙脑袋一按,再从口袋里摸出个皱巴巴的口罩递给她:“公众人物,保持低调哈。”

  “我觉得我哥就不适合养猫,”叶秋对着电话说,“先不提他能不能养活自己,就说家里那只狗吧,就没见他溜过几次。”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他露出一副不忍回忆的表情,“上次我让他出去遛狗,他把狗从楼上提溜到楼下,然后和我说遛完了——你看看,这像是人干的事吗?”

  闻听此言,叶秋忍不住翻了个对方看不见的白眼:“还不是因为他对象喜欢猫。”他沉重地说道。

  此时此刻,叶秋口中的哥哥正懒洋洋躺在沙发上和对象打视频电话。对象显然对他兴趣不大,正强烈要求要看猫。叶修把摄像头换成后置的,往...

  是@微草幼儿园园长之前点的退役老叶孤独养猫的故事!总之养崽不易老叶你要且养且努力(不然崽的妈要扛着吞日来找你算账了)!

  月初划水一时爽,月底时长火葬场。叶修早晨八点开始直播,昏天黑地在竞技场砍瓜切菜,拦分拦得不亦乐乎。奈何他岁数见长,不复少年时代一口气熬夜三天的辉煌,时长还没补完一半,就感觉自己腰酸背痛,眼睛发涩,脖子一动就发出咔咔响声。考虑到狗命要紧,他当机立断退出游戏,准备做一套眼保健操——当然,直播是...

  *呜呜呜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最后一刻,事到如今只好祝老浅@流水浅浅劳动节快乐!!!劳动最光荣(不是)

  总而言之还是送上迟到的祝福!!希望my sweet浅生日快乐天天开心!早睡早起幸福西皮,天是晴朗的天,浅是开心的浅!!!我爱老浅!!!!!

  苏沐橙有个好习惯:入睡前她会在脑海里罗列一张日程表,把第二天要做的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

  明天八点前要起床,上午要做三组基础训练,下午有团队分组对战。傍晚得去一趟超市补充日用品,晚上则要和远在天边楚云秀一起看最近追的连续剧的大结局。

  他能让落在房顶的羽毛球自动掉下来,也能帮苏沐橙找到丢失许久的布娃娃。更为神奇...

  第三次相亲失败后,阿尔托莉雅的生活依旧如常。公司与公寓,两点一线的生活说不上乏味,但也算不得有趣。“薇薇安在你这个年龄时,已经换了五个男朋友了,”梅林说,“至于摩根嘛……高文都长得和你差不多高了。”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梅林在客厅席地而坐,右手撑着侧脸和下颌,笑眯眯地瞧着阿尔托莉雅。他笑起来的模样有些狡黠,令人想到偷偷打翻花瓶的芙芙——芙芙是梅林养的一只猫,拥有和主人一样蓬松的白色毛发,喜欢除了梅林以外的一切事物。但阿尔托莉雅并没...

  叶修有个上不得台面的优点,那就是脸皮厚,即使苏沐橙话里带刺,他也能当没听到似的,继续顺着话头说下去。“‘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这句话可是你说的。”像是担心她迁怒戴妍琦,叶修又补上一句:“小戴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一时说漏嘴了。”

  苏沐橙气极反笑:“你倒是挺替她着想。”说完这句话,她懒得再说什么,索性沉默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要对方先动作,她才有对策。

  最初,叶修和她谈起恋爱这件事,其实没有引起多大轰动。毕竟两个人都那么熟悉,大家都觉得这样的发展理所当然。

  不过两人的因缘得要追溯到好几年前。说是苏沐橙她哥苏沐秋和叶修在某个网游上不打不相识,激情PK三天三夜,线下约架的时候,发现不仅同校还是同研究室,立马化干戈为玉帛,建立起深厚的革命情谊。后来苏沐橙她哥出国深造,叶修留校任教,还没教几年,苏沐橙就入校了。

  这一觉苏沐橙足足睡了十多个小时。中途她醒来一次,迷迷糊糊抓过手机,看到今天是周六,又放心地睡过去。等到完全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她盯着天花板好半晌,才想起来今夕是何夕。

  洗漱时她对着镜子端详半晌,老觉得自己的眼皮有点肿。幸好今天不用出门见人,不然又要对着瓶瓶罐罐折腾半天。这时候她就特别怀念大学岁月,年轻就有任性的资本,熬夜到第二天五点都不算个事,就算顶着黑眼圈也掩不住脸上的胶原蛋白。哪像现在,恨不得化妆品在脸上抹了一层又一层——不过平心而论,苏沐橙底子好,倒也不用花太多心思。说得不客气点,谁让她天生丽质,赢在起跑线上。

5号彩票|5号彩票平台_Welcome